埃兹拉·米勒世界如此糟糕还好我们有你

  

埃兹拉·米勒世界如此糟糕还好我们有你

   这部电影处女作似乎奠定了埃兹拉的表演方向,后来他越来越擅长饰演与自己性格反差很大的角色,这些角色往往沉默寡言,却会突然爆发出不可抑制的破坏力。 “其实我们将要看到的邓布利多,是一个非常有魅力、复杂而且立体的人物形象,性取向并不是唯一的重点。罗琳创造了文学史上最伟大的、最受人爱戴的人物之一邓布利多,但她写完之后顺便说了句‘他是同性恋’,就完了,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格林德沃以及一些政治人物就是利用了大众的这种盲目性,加以煽动达到目的。其实如果大家都愿意花时间、花精力去理解彼此的话,很多事情都是可以达成共识的,这个世界也就不会像如今这么分裂了。” 当《神奇动物2》主创来华宣传时,裘德·洛、凯瑟琳·沃特斯通和埃迪·雷德梅恩被分到了同一组接受采访,而埃兹拉·米勒则是自己一人一组接受采访。足见片方对他多么信任,也知道他一说起魔法世界就可以滔滔不绝地撑满全场。 可以想见,于同龄人格格不入的埃兹拉在小学里并不会过得多么顺心如意。那时他还有些口吃,这加重了他在学校被嘲笑的情况。 “我们文化中的浪漫主义是对我们的一种教化,告诉我们这就是你应该追求的东西。但是等到我们真的找到心目中所谓的“爱”时——就算真的是爱——我们也不知道该怎样对待对方。 他的老师建议他寻找一些爱好,于是,6岁的他迷上了歌剧。对于六七岁孩子们来说,喜欢歌剧可算不上“酷”。所以,这当然,也对他被同学欺负嘲笑的情况没有任何帮助。 说起来,他和《神奇动物2》中“丽塔”的演员佐伊·克罗维兹也十分有缘,两人在2010年就合作过《刚左档案》,一部讲学生做地下报纸反抗权威的校园喜剧。 我原本并不抱希望这个问题能得到认真回答,以为埃兹拉会简单说几句客套话就换到下一个问题。但我没有料到,对于这个问题,埃兹拉认真地回答了很久。可以看出,他很用心地对待着自己的每个角色,并且很愿意为闪电侠投入全部心力。 长大后的埃兹拉虽然没有继续学习歌剧,但他后来与两个朋友一起组了一支乐队,名叫“Sons of An Illustrious Father”,做酷儿独立音乐,歌曲带有点朋克和民谣的元素。哪怕出演再多大片,埃兹拉也没放下这个乐队,12月还要在欧洲巡演。 “我认为,处在我这个年纪,仅仅因为一些不负责任的行为就很可能不小心让自己很受伤。 在这部电影中,他饰演了最擅长的阴郁冷漠反社会人格的问题少年。17岁的埃兹拉,和蒂尔达·斯文顿同台飙戏却也毫不怯场。 所以,面对类似“如何看待邓布利多和格林德沃的同性关系”这样的问题,埃兹拉总是会很真诚又激动地说上半天。 在《神奇动物2》宣传期间,他在各个国家首映礼上的造型也成为了万众关注的焦点。 和许多演员一样,埃兹拉最初接触表演是从舞台戏剧开始的。他先是通过试镜得到了一个百老汇舞台剧的角色,随后被星探发掘,出演了他的第一部电影《放学后》。 在艾米·舒默的恶搞喜剧《生活残骸》中,他是乳臭未干却痴迷SM的奇葩高中生。 我不知道他所说的内容是否就是《闪电侠》电影最终真正会采用的世界观,但是仅仅听他激动地讲解,我就和他一样无比期待看到这部电影的诞生了。 在这部主题压抑的电影里,埃兹拉饰演一个性格阴郁的寄宿学校学生,拍摄下了同学吸毒过量的影像。 在采访的准备期间,媒体们都很兴奋准备着问题,不少人都打算问埃兹拉“如何看待邓布利多和格林德沃的关系”。大家都猜到,这个问题一定会打开埃兹拉的话匣子。 从此以后,他就迷上了电影表演。当时年仅16岁的埃兹拉选择从高中辍学,全心全意追逐表演梦。 “酷儿的定义就是,我不给自己的性别或性取向下定义。去他的定义,‘酷儿’意味着‘不,我不会那么做’。我不认同自己是男性,我也不认同自己是女性,我几乎都不认同自己是人类。” 但是埃兹拉的身上似乎有种特殊的气场,他就像一团永不停止燃烧的小火球,充满了新鲜感与惊喜,让你觉得,他永远不会“被淘汰”。 演过几部热门电影后,大家开始关注这个新星的情感问题,不断有媒体询问他的性取向、询问他最近的绯闻是不是线岁的埃兹拉在《Out》杂志采访中说出了这样一番话: “我希望大家能看完电影再下判断,或者花点时间去投入研究真相,形成自己的判断,而不是仅仅通过一篇报道、一段文章就迅速选择立场,然后在网上发表不负责任的言论,把武器扔向对方。 其实,关于邓布利多的同性恋身份问题,我们的记者之前就在国外采访过埃兹拉,当时他做出了如下回答: 不过,凯撒安迪·瑟金斯登上奥-分分彩-斯卡红毯 笑容亲!在正式接触了一段时间歌剧训练后,埃兹拉口吃的问题大有好转。等到他长大后,我们已经完全看不出这个口齿伶俐、能言善辩的演员在小时候曾经口吃了。 和《自杀小队》两部电影中,小秀了一把超能力;随后,又在《神奇动物在哪里》中出演默然者克雷登斯,推动了关键剧情转折。现在我们知道,他的角色不仅仅是孤儿克雷登斯,真实身份大有来头,是邓布利多家族的一员。 老师给他的用心作业打了“A+”分数,兴奋的小埃兹拉以为自己要成为班上的风云人物了,不料老师礼貌地对他说:“埃兹拉,我得把你的道具狗放到柜子里,放学后你得把它拿走,好吗?” 这部电影立刻让他成为了好莱坞炙手可热的新星,不少正在选角的导演、新电影都将他作为年轻演员中的首选。但是他却说,他还想和琳恩·拉姆塞导演(《凯文怎么了》)一直合作下去,并且说“她是世界上最好的导演”。 曾有大导演和制片人给他拿红酒,问他想不想参与他们的电影,那时他还没到喝酒年纪(21岁)。埃兹拉说,好莱坞就是一个人们需要想方设法从种种不可接受的恶劣行为中生存下来的地方。 《神奇动物2》上映后,埃兹拉和“小雀斑”埃迪·雷德梅恩一起录了一段“互相念粉丝吹捧言语”的视频,其中有个粉丝这样夸埃兹拉:“世界如此糟糕,还好我们有埃兹拉!” 虽然电影经过了几次换导演风波、耽误了一些进程,但目前已经选定约翰·弗朗西斯·戴和乔纳森·M·戈尔茨坦(《蜘蛛侠:英雄归来》编剧)作为导演,正在筹备中。我在采访中问埃兹拉, 在《壁花少年》之后,埃兹拉还出演过一些风格各异的电影。虽然大多演的不是主角,但是却都很抢戏。 好莱坞有潜力的年轻演员太多了,今年这个火,明年那个火,很多演员都只有昙花一现的机会,随后就渐渐消失在了大众视线之外。 我们当然不能说,从那个沾血的玩偶开始就注定了他要成为出色的艺术家。但这也不是普通小孩会随便做出的事。也许,从那时起,他看待世界的方式、他欣赏艺术的角度就与同龄小孩有所不同,而他身上的这种出格和敏感被保护了下来。 ”这个名字,在近几年频频出现在大银幕上。从DC扩展电影宇宙,到J·K·罗琳的《神奇动物》系列,从闪电侠到默然者克雷登斯,埃兹拉参与的都是好莱坞的顶级项目,拿到的都是至关重要的角色。 看了这个回答,你大概可以理解为何大家都想要问他这样的问题了吧。能看出,他的回答不是公式化的、“避免陷入麻烦”式的稳妥回答,而是他多年来积累形成的完整思路。他不是在迎合社会舆论,这就是他看待这个世界的方式。 之后,他又在2012年与艾玛·沃特森、罗根·勒曼合作了青春电影《壁花少年》,在片中饰演了一个热情张扬的同志男孩帕特里克。电影中他有一段模仿洛基恐怖秀的表演,惊艳无比。 他还解释了DC的极速者多元宇宙的概念,说这个宇宙包含了不同的故事、不同现实以及不同版本的角色,而极速者就是穿行其中、连接起这些平行宇宙的桥梁。 如此来看,埃兹拉实在是太幸运了。他是哈利·波特迷,结果出演了哈利·波特衍生系列电影;他小时候最崇拜的演员是约翰尼·德普,结果长大后他和约翰尼·德普合作拍戏,还不止一部。 埃兹拉刚上小学一年级时,在做读书报告作业时选择了斯蒂芬·金的恐怖小说《狂犬库丘》,并且还特地为课堂展示准备了一个道具:他买了一个狗狗毛绒玩具,淋上了“血”,还在爪子上连接了一个录音带开关,一碰就会放出埃兹拉夸张地朗读《狂犬库丘》的录音。 不过,了解他的人就会知道,为了拍电影穿成这样根本不算什么,埃兹拉平日里的穿着就很“惊艳”。 埃兹拉在解释《闪电侠》电影的延迟时,拿闪电侠本人的性格来举了例子,和一个普通漫画粉的思路完全没有隔阂:“ “邓布利多在厄里斯魔镜里看到了格林德沃,而厄里斯魔镜显示的是人内心最强烈的渴望,如果这样都不是同性恋的话,那我真没辙了,但就是有很多人不愿意接受这一点。 戏里,他是《神奇动物2》中的关键角色;戏外,他也是整个剧组的“宠儿”。因为在出演电影之前,他就一直是哈利·波特骨灰粉,对魔法世界的一切都如数家珍。要说对这个电影系列的喜爱,剧组里谁也比不上他。 这当然是因为,埃兹拉毫不掩饰自己对性别认同、性取向的看法,很早就公开了自己的酷儿身份,并常常为酷儿发声。 在《神奇动物在哪里》宣传期时,埃兹拉曾在采访中被问到:“如果你突然学会魔法,只能施一个咒语,你会施什么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