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丽莎白霍尔姆斯停止抱怨直面质疑才是明智之

  

伊丽莎白霍尔姆斯停止抱怨直面质疑才是明智之举

  霍尔姆斯是美国最年轻的白手起家女亿万富豪,不过其财富几乎完全仰仗她在自己创立企业持有的五成股份。这家企业的目标是用霍尔姆斯参与发明的新技术创造速度更快、疼痛更少且费用更低的血液检测方法。Therano的著名验血设备被称为“爱迪生机”,据说仅用一滴血就能得到检测结果。然而人们一直对Therano检验结果的准确性持有疑问。到零售药店沃尔格林(Walgreen)用Therano的机器扎手指验血,效果真的能和奎斯特诊断公司(Quest Diagnostics)的静脉抽血检验效果一样吗?

  事实上,原因是光凭这项FDA批文并不能回答病患的所有问题。我的胆固醇检测结果准不准?我的甲状腺激素水平能测出来吗?血糖呢?Theranos的技术仍未对外公开。由于实验室行业存在霍尔姆斯指出的那些弊病,所以无法经常通过与其他血液检测方法进行比对来检验其效果。

  大公司不会执着于与竞争者纠缠,他们执着的是自己的产品,他们清楚身正不怕影斜的道理。Theranos是时候给出一些答案了。霍尔姆斯将会在12月3日召开的福布斯医疗峰会(Forbes Healthcare Summit)期间接受采访,而笔者和许多人一样,希望能在此之前得到一些真正的答案。

  然而霍尔姆斯和Theranos不应再斤斤计较那些针对他们的阴谋论。其他的竞争对手的确说了他们的坏话。这在竞争对手之间很正常。但到底有多少种Theranos检测使用了爱迪生机?与其他检测结果的准确度对比如何?《华尔街日报》文章中哪些是失实和错误的?这些都是合理的问题,需要得到更合理的答复,而非简单地申辩说Theranos向FDA提交了130份检测申请(注意:仅一项获批准)且受到了实验室业界的攻讦。

  在《华尔街日报》的这篇文章发表前,这类疑问就已然存在。上周在费城举行的福布斯30 Under 30 峰会上,我非常婉转地向霍尔姆斯提到了人们对她的质疑,而她的回答主要是谴责奎斯特和美国控股实验室公司(Laboratory Corporation of America)等主导着行业的诊断实验室公司在媒体上散播她的负面 新 闻。

  霍尔姆斯告诉我,“我们受到了实验室业界的打击,他们向媒体散播各式各样关于我们的消息,”我提出了小小的异议,表示很多对Theranos持有疑问的人都是心存善意、考虑周全之人,并非有意偏袒任何人。但她态度很坚决地说:“明确地说,媒体评论100%受到了实验室行业的煽动,这种情绪去年就在媒体上出现了,今年依然如是。我只能说我们是唯一一家真正关注透明度的实验室公司。”

  凯瑞伊欧或许应该抓住那个机会,但霍尔姆斯也应该抽出时间来回答记者的问题。根据去年下半年的信息,Theranos技术上存在的巨大疑问始终悬而未决。不过Theranos的技术和商业模式创新依然有可能令其成为一家大型检测公司。为人们提供更多价格亲民的医学检测方式从来都是前途无量的。

  凯瑞伊欧在15日的《华尔街日报》上提出的就是这类问题,并引述了Theranos前雇员的话。众所周知,Theranos已开始使用一些用针头进行的检测。但《华尔街日报》的文章宣称,Theranos现有检测中仅有15项是在爱迪生机上进行的。其他检测所用仪器与其他诊断实验室公司相同。更有甚者,《华尔街日报》称Theranos的某些监测是通过稀释血液,令其流经机器。凯瑞伊欧还访问了一名医生和一名得到可能是错误钾离子检测结果的患者。该记者声称,美国联邦医疗保险与医疗补助服务中心(Centers for Medicare & Medicaid Services)要求Theranos用测试验证其检测结果的准确性,但Theranos对测试非常敷衍。

  上周,《华尔街日报》的一篇报道引来一片哗然,内容是调查记者约翰·凯瑞伊欧(John Carreyrou)对初创企业Theranos及其年轻创始人伊丽莎白·霍尔姆斯(Elizabeth Holmes)提出质疑。

  霍尔姆斯指出,Theranos敢为天下先——将每一项检测都申请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批准,对于已获批的那项单纯性疱疹1型测试方法,任何人都可以从互联网上获取FDA的完整分析报告。如果人们真的对这些检测的准确性感兴趣,为什么我们没看到更多的人谈论这篇报告呢?

  Theranos随后发表了一份声明,称《华尔街日报》的文章“失实、不科学,误信了经验不足、心怀不满的前员工和同业的妄加判断。”该声明提到,公司可向《华尔街日报》提供一千页并未被凯瑞伊欧使用的文件,且提出让凯瑞伊欧亲自进行Theranos的检测来与其他诊断实验室的检测结果作对比,但被拒绝。来自《华尔街日报》的消息说,该邀请是在上周双方进行长时间会议时首次提出。